最后一个IT手艺人

2048年10月24日,星期六,难得的周末闲暇时光,64岁的程序员老张美美地睡了一觉,直到中午才准备起床,睡眼惺松的他突然想起今天这个日子很特别,1024,2048,这两个数字都与二进制有着一种固执的、倔强的联系,连自己的年龄,64,都是2的倍数。对于1024,老张是最熟悉不过了,从入行起就知道它是2的10次方,这一点他非常笃定,但对于2048这个数字,它到底是2的11次方,还是2的20次方,竟然拿捏不定。“老了!”老张长叹一声。的确,虽然公务员录用的年龄门槛从30年前的35岁提高到了现在的55岁,人均寿命也从76岁增加到了102岁,但无论如何,64岁的年纪毕竟也不小了。

家里只剩下他一个人,老伴与儿子一家去月球旅行了。去月球需要以家庭为单位进行摇号,毕竟飞碟的运力有限,地球的这颗卫星接待能力也不足,所以必须要进行这样的限制。儿子非常幸运,竟然摇中了,要知道摇号的概率可是1000:1,虽然行程昂贵,往返票价需要300万人民币,但机会非常难得,肯定不能白白浪费。老张之前去过一次,5个小时左右就到了,他觉得最有意思的是可以从很远的地方看到地球,就像站在地球上看月球一样,那种感觉很奇妙,让人难以忘怀,但除此之外,他觉得其它方面并没有想像中的那样美好,那里缺水、氧气不足、空气稀薄、行动不便,人们在上面建造了很多基础设施和房屋,但总体风格与地球上的差别不大。所以这次他没有随行,况且,要花掉自己差不多半年的薪水,还是有一些心疼的。

洗漱完毕,从卫生间出来后,客厅的中控大屏上很快就显示出了他的身体状况,血压多少、缺什么元素、消化系统功能运转情况等等各种健康指标一目了然,除了这些繁复、单调、专业的数字,旁边还给出了总括性的饮食建议,这些建议来自于他目前的身体情况、过去的饮食习惯、专业营养学家的推荐等等多个维度。从实际情况来看,系统给出的结论非常恰当和贴切,这才是真正的大数据,老张不禁感叹。不象几十年前,很多电商公司会标榜自己的大数据技术是如何如何的先进,顾客在网站上购物或者浏览商品时,系统就会向用户推荐相似的商品,以“猜你喜欢”的栏目罗列出来,但往往都猜得不准,而且经常是单调地、线性地推荐,昨天刚刚买了西红柿,网站今天又会向你推荐西红柿,难道你要我天天吃同一类食物不成?他觉得这样的大数据技术简直太愚蠢了,聊胜于无。

不光是大数据,物联网的运用也相当成熟和深入。老张轻轻点击了大屏上的确定按钮,几分钟后,饮食建议清单上的食材以及相关的配料全部都运送到了客厅的操作台上,速度和效率十分惊人。现如今的配送系统已经相当完善,家家户户都配备了货物运送管道,就像自来水管一样普及,人们购买的商品秩序井然地通过这些管道进入家中,商品来自于就近的配送点,每个配送点都会进行严格的质量检查和筛选,这点不用担心和质疑,如果配送的商品有质量问题,就会跟自来水管里的水出问题了一样严重,人们已经形成了高度重视身体健康和生活品质的文化,不管是吃的还是用的,质量必须达标。食材准备齐全,老张准备下厨,说是下厨,其实就是几次点击而已,厨房里的设备一应俱全,各种洗菜机、计量设备、智能搅伴机、炒菜机等等应有尽有,他只需要把东西送到指定的入口,制作过程中在屏幕上选择一下自己的口味即可,整个过程就像是工厂里的生产流水线一样,井井有条。

科技如此发达,给生活带来了无尽的便利,让人们从繁杂琐碎的劳作中解放出来,去追求一种更纯粹、更自由、更精致的生活。但事情都有两面性,一枚硬币总有正面和反面,对老张来说,不好的地方就是,这种科技的发展直接威胁到了他的职业生涯,特别是人工智能技术,经过几十年的高速发展,日臻成熟和完善,目前已经取代了大部分重复性的体力劳动,就连软件编程这种脑力密集型的劳动也未能幸免,各种IT公司裁员、人力需求缩减的新闻不绝于耳,这也让老张的工作岌岌可危。人工智能确实是太强大了,它们夜以继日、不分昼夜地学习,多年累积下来的案例提供了丰富的输入资料,学习过程中的输出又作为下一次的输入,如此不断的滚动迭代,让人工智能变得越来越智能,越来越无所不能,况且,它们既没有情感,也不知疲倦,加班、熬夜、过劳等等程序员非常痛恨的字眼,在人工智能这里统统烟消云散,毕竟,冷冰冰的机器不会有感觉,延长工作时间仅仅意味着多耗费一点电而已。

对于人工智能技术,老张很多年前就接触过,他当时就惊叹于这种技术的强大,机器学习、模式识别、神经网络等等这样的研究范畴,让机器变得日益聪明、智能。跟很多人一样,老张当时也预测有很多职业会被人工智能所取代,比如客服、导购、司机、电话推销员等等,因为这些工种的重复性和机械性都比较高,对于成熟的人工智能来讲简直不在话下,被取代也就在情理之中了。但让老张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程序员这种创造性很强、需要复杂的逻辑分析处理能力的职位竟然也会遭遇危机。面对咄咄逼人的进攻,软件工程师们貌似也没有太多办法,几年前就有这样的趋势了,老张的同行们早早就做好了转型的准备并付诸行动,有的转行当作家去了,有的参加培训班后做了理疗师,有的进军艺术领域,有的干脆就退休了。但老张有点后知后觉,或者说过于自信了,他觉得大家有点反应过激,几十年的编程经验告诉他,这可不是简单的重复性劳动,各种复杂的业务逻辑、各种推理分析判断、各种创造性发挥等等,这些事情是不能随便就能取代的。

然而,滚滚洪流不可阻挡,时代发展的大趋势之下,想要凭借个人力量进行反抗无异于蚍蜉撼树、螳螂挡车。老张见识过人工智能的厉害,他们公司最近购买了专门用于编程的具备人工智能技术的计算机,产品经理按照规定的格式提供功能需求,在很短的时间内,一个可以运行的系统就完成了,比如一个会员系统,只要输入详细的流程图、相关的UI设计图即可,如果输入的资料不够详细,考虑的流程还不是那么完备,也没有太大关系,计算机也会按照默认的方式来进行处理,毕竟,千千万万个会员系统早就已经实现过了,人工智能基于这些案例不断学习,不断提高,整体系统的运行模式已经非常完善,包括一些非功能性需求,比如超时、重试、集群等等,都达到了理想的效果。这样的会员系统,快则一两天就可以实现,如果个性化功能较多,可能也只需要多个几天能完成,而且编写出来的程序bug极少,系统质量相当高。换成程序员来实现,最快也要3个人月,可能还会漏洞百出,同时,这种计算机的成本也相当低,程序员一个月的工资就可以购买一台,从整体效率、质量、成本上来讲,程序员已经远远不是人工智能的对手,开始慢慢丧失了资本家的青睐。

虽然老张觉得程序员是一种技术含量高、创新性较强的职业,但他也把自己定位为一个手艺人,跟雕刻师、木匠、陶工、剪纸这样的职业并无二致,所以他一直在精心打磨自己制造的产品,细细揣摩每一行代码,一丝不苟地添加注释,吸纳包容最新的业界技术,孜孜不倦地提升系统性能,就像工匠一样,守得住孤独,耐得住寂寞,心无旁骛地追求着一种极致的完美。也正是这样一种精进的工匠精神,让老张在岁月的长河中没有迷失方向,始终保持着竞争力,屹立不倒。他还记得三十多年前看过的一则新闻,标题是《中国最后的职业割麦人》,讲的是一种叫麦客的职业,在麦子成熟的季节,他们就会活跃在陕西、甘肃等地,帮助主人收割麦子以获取相应的酬劳,但随着机械耕种工具的普及,这种职业的竞争力也就变得越来越小,在2018年就基本上消失了。老张当时就在想,麦客的消失,除了机器这个庞大的对手外,与他们自己没有与时俱进、提升自己生产效率也不无关系,而且,老张也觉得麦客这种手艺人,干的活技术含量太低,可替代性太强,完全不能与程序员同日而语,他当时也深信,无论社会怎么发展,时代如何进步,程序员都是不可替代的,最终都需要人来写出一个个设计精妙、运行优良、精彩纷呈的软件系统。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30年如弹指一挥间,人们还来不及细细品味当下的每一分每一秒,就被拖拽着滑向一个又一个新的年代。寒来暑往中,老张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工匠世界里,专注而着迷,执拗地偏执地用实际行动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自己的信念,任凭惊涛骇浪、波涛汹涌,我自雷打不动。然而,就像以前的麦客一样,现在的程序员也依然抵挡不了机器的扫荡,如今的机器更加聪明,更加势不可挡。就这样,坚守编程前线几十年的老张,不得不向时代的洪流投降,变成了最后一个IT手艺人,一个马上就要被淘汰的手艺人。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互联网全栈架构】,获取更多信息。
最后一个IT手艺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