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为什么索超到底还是输了

为什么索超到底还是输了

 

在水泊梁山上,急先锋索超那和小沈阳一样也是个有身份的人,一百单八将排名第十九位,马军将领第二梯队八骠骑中按战斗实力位列第四,可是,当年在大名府时,他也曾是个怀才不遇,英雄无用武之地的主儿。

这事还得从青面兽杨志说起。

话说杨志同志求官不成,流落东京,街头卖刀,怒杀牛二,东京市长人性执法,网开一面,免其死罪,充军大名。在大名府,杨志有幸遇到了老相识梁中书,梁中书对他这个名将之后颇为赏识,先让他厅前听用,接着又要提拔他担任大约相当于副连级的正牌军。

把一个囚徒直线提升为连级干部毕竟是不符合常规程序的,为了尽可能把这事办得公开,公平,公正,梁中书为杨志导演了校场比武这出大戏,给杨志量身定做了“杨无敌”的角色,却没料到半路上杀出个急先锋索超。

索超当时是个正牌军,地位并不高,甚至可以说很低,这从演武场上的列队次序就能看出来,书中是如此写的:左右两边,齐臻臻地排着两行官员,指挥使、团练使、正制使、统领使、牙将、校尉、正牌军、副牌军,前后周围,恶狠狠地列着百员将校。从前往后依次推算下来,索超担任的正牌军也就相当于正连级干部,这样的一个职位对于“为国家面上,只要争气,当先厮杀”的军界名人急先锋索超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至于索同志为什么能力地位不对等,咱们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想来也无非三种原因:要么是没有后台,要么是不会“做人”,要么是既没后台又不会“做人”。

校场比武的前半截,事态一直按照梁中书同志的设想在发展。他预先选定的牺牲品周谨(此人名字和周公瑾差不多,素质却差多了)在“枪战”和射箭比赛中连连败北,副连级干部的帽子眼看就要带到杨志头上了,这时,周谨的师父,急先锋索超同志站出来了——打败俺徒弟算什么本事,有能耐和他师父比划比划,要是能将俺拿下,你也甭当什么副牌军了,俺把这个正连级让给你!

索超和杨志的PK异常的精彩,看得现场观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老梁同志更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没想到自己一下子发现了两个无数奇才,禁不住自言自语到:一十二世纪什么最珍贵?人才啊!比赛的结果皆大欢喜,索超杨志二人都被提拔为团级的管军提辖使(简称“提辖”,就是鲁智深当年的职位),非常符合当下追求双赢效果,建设和谐社会的精神。

校场比武一幕中,索超和上司一心提拔的杨志“棋逢对手将遇良材”,打成了平局,给自己挣足了面子,但从以后的发展来看,和老杨相比,老索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其一,杨志是在梁山军拿下青州后作为尊贵的客人被请上山的,而索超是在宋江打大名府时作为被俘的敌将押进中军帐的,而且杨志是索超革命道路上的引路人,正是杨志的劝说使索超下定决心脱离宋徽宗(当时叫道君皇帝)集团加入宋江集团,顺便说一句,人家宋江当初坚决不上梁山也真是有情可原,要知道人家和大宋朝都姓宋呀,哈哈!

其二,一百单八将最终排定座次时,杨志排名十七,索超位列十九,这是老天的旨意;在八骠骑的武力指数排名上,杨志第三,索超第四,此乃宋江等四个常委的看法。

其三,南征方腊时,杨志是病逝的,可以算做善终;索超是战死的,虽是为国尽忠,但毕竟不是“好死”。

梁山军攻破润州(今江苏省镇江市),占领丹徒后,杨志因为患病不能征进,就留在当地休养,数月后病死,作为烈士葬在当地山园,不但得了善果,还免去了买高价标准墓地的麻烦。

索超之死则完全是个悲剧了,书中是这样写的:宋江等部领大队人马,直近(杭州)北关门城下勒战。城上鼓响锣鸣,大开城门,放下吊桥,石宝首先出马来战。宋军阵上,急先锋索超平生性急,挥起大斧,也不打话,飞奔出来,便斗石宝。两马相交,二将猛战,未及十合,石宝卖个破绽,回马便走。索超追赶,关胜急叫休去时,索超脸上着一锤,打下马去。邓飞急去救时,石宝马到,邓飞措手不及,又被石宝一刀,砍做两段。

急先锋索超同志性急了一辈子,最终就栽在了这上面,而且还连累乐于助人的邓飞同志惨死,他的悲剧堪为性急者戒。

人生本来就不长,何必要急急匆匆,匆匆忙忙,您说呢?

 

;